余一庶民,何德何能,竟幸生于此无比繁荣无比昌盛无比伟大无比光荣无比正确之时代,激动之心无以言表,内心久抑之情泉涌而出,涕零再三……

《何时该从门上摘下我的名字》-Leo Burnett

李奥·贝纳1967年12月1日所做的著名告别演讲《何时该从门上摘下我的名字》的中文版

  这家广告公司是我的一切。只要我的名字能与公司相连,我就会继续关切公司的经营理念、风格,以及前途。我所说的前途不是指明年或后年,而是10年、20年,甚至50年后的传承。最近我缩减了一小部份业务,也是基于这种爱之深责之切的情怀。我现在决定留给诸位的,是我发自内心的一段话。姑且标题为「何时该从门上摘下我的名字」。
  有一天我终将退位,而你们或你们的继任人可能也想把我的名字一并丢弃。您们可能要公司名称改为「Twain,Rogers,Sawyer and Finn,Inc.」或「Ajax Advertising」或其他名称。只要对您们有好处,我都无所谓。但是请容我告诉各位,我会在什么时候主动要求你们把我的名字从门上拿掉。那一天就是当你们整天只想赚钱而不再多花心思于做广告―我们的这种广告时。
  当你们已忘记广告制作的真正乐趣以及您们所以能出人头地的创作环境的时候。
  当你们忘记其实公司的中坚分子,如文案、艺术指导等专业人员,应该和钱同等重要的时候。
  当你们失去那种永远都觉得不够完美的感觉时。
  当你们失去那股只想把工作做好的傻劲,根本不在乎客户或钱,或投入的心力及劳力时。
  当你们丧失有始有终,绝不虎头蛇尾的那股热诚时。
  当你们不再追求能产生新鲜,让人永生难忘,而且信服力效果的文字及图片运用方式、意境及结合之妙时。
  当你们不再日以继夜创造点子,成就李奥贝纳公司一贯秉持的好广告时。
  当你们已经不再是梭罗(Thoreau)所谓的「有良知的公司」(对我来说,指的就是由一群有良知的男人及女人组成的公司)时。
  当你们开始把你的诚实打折时,而诚实才是我们这一行的生命,是一点也不能妥协的。
  当你们只知暴发而易于便宜行事,甚至投机取巧时。
  当你们表现粗俗、不相称或自负而令人讨厌,失去那种精致的中庸之道时。
  当你们只知道追求大规模,而对好的、困难的、新奇的工作反而不感兴趣时。
  当你们眼光狭隘、目光如豆,只看到你们办公室墙上的窗户数……从零到五时。
  当你们不再是谦谦君子,而只知道吹牛、自作聪明时。
  当苹果只是让人吃的苹果(或只是打亮的苹果)时――也就是不再是我们的风格(我们的人格)的一部份时。
  当你们只对人而不对事的时候。
  当你们不在意强烈而又鲜活的理念,却只埋头于例行作业时。
  当你们开始相信基于效率,可以将创作精神及创作动力委托代办及纳入管理,而忘记这种创作精神及创作动力只能培养、激发及鼓励时。
  当你们开始把「有创意的广告代理」当作空口应酬话来说,不再是货真价实的时候。
  最后,是当你们不再尊重那些守在打字机、画板旁、或守在摄影机后面、或用大黑笔作
  笔记、或整晚熬夜作企划案,孤军奋战的人时(因为幸亏有他,广告界才能有今天的局面) 。
  当你们忘了他辛勤努力而真的――即使是短暂地――摘下那颗耀眼难及的星星的人的时候
  年轻人,到那个时候,我会坚持你们把我的名字从门上拿掉。
  老天,真的要从门上拿掉。
  即使我必须利用某一天晚上自己动手,也一定要把它拿掉。
  在我离开之前,我还会用油漆涂掉那一个摘星符号,然后把所有文具统统烧掉。
  或许顺便撕掉一些广告稿。
  把每一颗该死的苹果扔到电梯通道上。
  第二天早上,它已经面目全非,您们就不知身处何处,非得再弄另外一个名字不可。
  不过,到目前为止,我的名字仍与公司相连,无论是亲爱的Leo Burnett Co.,Inc.或是亲爱的Leo Burnett Co.,of Canada Limited或是亲爱的Leo Burnett Co.,L
  imited of London或是亲爱的BP Brother & Company Incorporated。希望诸位继
  续努力,并且更上层楼,我以为各位为荣。
  愿大家欢度圣诞,来年如意!

评论
© JOYsDADDY | Powered by LOFTER